微信快讯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微信快讯

【1065期】诗情雨墨--画家李长庚作品欣赏

点击数:152019-08-29 14:18:36

艺术简介


李长庚,湖南省平江县人,政协平江县第十届常委,《平江美术报》总编,《平江画院》院长,《怀甫美术馆》馆长,毕业于原《湖南省工艺美术职工大学》,国家一级美术师,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岳阳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湖南省平江县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书画报》特聘画家,【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名家讲堂》栏目签约艺术家,《写生中国》中国油画写生俱乐部会员,《李可染画院》特聘画家,【南昌理工学院--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中国画作品被《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中国教育电视台》、《李可染画院》、《少林寺》、奥门《莲花卫视》、美国《高乐艺术馆》等文博机构收藏。       
其中国画作品多次被《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中国教育电视台》、澳门《莲花卫视》、《湖南卫视》专题报道。

图文欣赏

诗情雨墨
李长庚是一位有着深厚文学功底的画家,这是他的“托”。他兼有艺术和中文学养,在画家群中,这样的不多。和他聊天是一件话题不断延展的乐事,不是满嘴“跑大海”,而是文学、艺术、历史、人文、佛、道等随机触发,很是过瘾。作为画家,缺少文化依托的艺术不会走得太远,也不会有丰赡的内涵。

李长庚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画家,他山水花鸟人物皆能,尤精山水。研读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可谓灵动飘逸、意韵深邃、诗意盎然、个性张扬、独树一帜。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构图巧妙"王维《山水论》说:"凡画山水,平夷顶尖者巅,峭峻相连者崖,悬石者岩,形圆者峦,路通者川。两山夹道者名为壑也,两山夹水名为涧也,似岭而高者名为陵也,极目而平者名为坂也。依此者粗知之仿佛也"。

这就是说,作为一个画家,要想将大自然中的山石、草木、云雾、棚寮等等复杂纷纭的景物,用画笔缩小并表现在一个画面上,进而成为优美的绘画艺术作品,如不反复推敲、精心思考,就会形成秩序混杂、凌乱不堪的局面。而李长庚先生在作画之前,总是先将自己所要画出来的若干景象景物,统一思考,抓住主题,决定取舍,再精心组织,反复琢磨,合理布局,然后才去落笔作画。按照他的画法,就是在构图时首先考虑包括立意、取舍、主题、亮点、留白、比例、造势、明暗,力求做到成竹在胸,主次分明,有呼有应,虚实相生,张合有度,整体上又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说白了,也就是所谓"高远"有致,"深远"可视,"平远"可达,且有主有次,层次分明。加之其作品多为"写真"、"写实",故而看上去颇合老子"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语见《道德经》第二十五章。大意即:在产生天地之前,有一个混然一体的存在。寂静啊,空虚啊!独立自在,永不改变。普天运行,永不疲倦。称得上是天地万物的母亲。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姑且写作"道",勉强起个名字叫"大"。大,便无限飞逝,飞逝而致远,至远而回返。所以道为大,天为大,地为大,人也为大。宇宙中四个为大的,人是其中之一。然而人要以地为法度,地以天为法度,天以道为法度,道以他自身为法度)之道义。

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线条优美" 
汉代蔡邕《九势》曰:"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国画的用笔方法与书法的用笔大同小异,异曲同工。
李长庚之国画的用笔,主要是用"线",因为他知道"线"是国画中最根本的造型手段。线条笔墨所具有的这种写意抒情性,是由于国画家在运笔中出现的种种变化,使"线条"具有了鲜活的生命力。作为一个国画家,李长庚先生在"运笔"的过程中,融入了个人思想、感情、情绪、意趣,使得其国画中的线条产生了鲜明的个性特征,进而也表现出了人的审美心灵、人格、气质和理想。为了达到"造形立意"之效果,他在运笔时注重均匀用力,笔笔送到;在行笔时折转无角,圆而有力。
可谓"含蓄而有回旋,沉稳而有重量"。同时,他还注重做到"适时而变",无论是中锋亦或侧锋、逆锋亦或顺锋,都会根据需要随机应变。你看,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就是这样,不但彼此相让,而且互相呼应;不但前跟后随,而且气势连贯。颇合老子"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语见《道德经》第二章。大概意思就是:天下的人都知道以美为美,这就是丑了。都知道以善为善,这就是恶了。有和无是相互依存的,难和易是相互促成的,长和短互为比较,高和下互为方向,声响和回音相呼应,前边与后边相伴随)之道义。

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色墨浑融" 
清初著名画家石涛在《石涛画语录·变化章·第三》中曾说:"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凡事有经必有权,有法必有化,一知其经,即变其权;一知其法,即功于化。"对于墨色的变化,古人既有所谓"五彩"之说(即焦、浓、重、淡、清"),又有"六色"之说(即"干、湿、浓、淡、黑、白")。但不论是那一种说法,无非就是讲墨色的"变化多端"。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在这方面的表现尤为突出。他的山水画用墨"厚重":不轻薄,不造作,浑朴自然;墨色"透明",不浑浊,不僵滞,层次清楚;墨蕴"丰富",不呆滞,不干板,层次多变。"看似大片空白,实为湖光水色",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就是这样,其用墨不但有"变化",而且有"韵味",并以巧妙的用墨,充分表现物象的立体感、质感和远近的空间感。
老子《道德经》曰:"五色使人目盲",因为他主张"见素抱朴"。庄子充分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色彩观,他在《天道篇》谓:"夫虚静、恬淡、寂寞无谓者,天地之平而道德至……万物之本。"庄子色彩观的核心是"纯白素朴,不染纤尘"。道家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曾经影响了我国山水画的产生和发展。李长庚先生是一个崇尚道家文化的人,这从他的"微名"为"大音"中,即可见一斑--"大音稀声"(语见《道德经》第四十一章),意思即越是好的音乐越是悠远潜低。当然,这也另一个方面说明了李长庚先生的为人之低调。所以,他的山水画大多以墨色为主,充分体现出了道家思想"虚静、恬淡"的哲学观念。单纯的黑墨体现出朴素的观念,虽然没有众彩眩目的刺激,但却显得恬淡素朴。把丰富的色彩转化为恬淡的墨色变化,是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特色,也是他对中国画本质的哲理性提升。李长庚先生采用墨色变化来表达世界万物的色彩,当然也在绘画色彩的表现上,追求浓艳的色彩与墨色的强烈对比,并做到了"浓而不艳,艳而不俗"

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意韵丰厚" 
意蕴,是中国山水画的灵魂,也是画家从生活感受中经过提炼、概括进行艺术加工,最终形成的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凭借有限的"视觉感性"形象,在"虚实结合","传神写照","气韵生动"中,诱发人们的联想,使欣赏者在"不尽之境"中受到感染,产生共鸣,实现"情景交融",进而领会其"景外意"以致"境外蕴"。石涛曾言:"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指的就是"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
"意蕴丰厚"是李长庚先生山水画的最大特点。他曾经说过:创作一幅山水画,不但要有好的"构图",而且还要有美的"意蕴",因为"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如果一幅山水画不能给观赏者留下联想的余地,让观赏者受到情绪上的感染,并引起一定程度的共鸣,进而感受到山水画中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境外之味"。
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作品,大多都是从写生而来,即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也。所以,他画作中的那些山峦、崖壁、树石、川河、花草,远近距离态势形成,个个都有讲究,处处都合情理。这样,自然就在有意无意中产生了"气韵"。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以景胜之",他注重于写实,以真实感人的空间境象构成意境,把理想和感情融入实景之中,主要是通过境象自身诱发观者联想,类似于"诗"的"无我之境"。

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以意胜之",他注重情感表达,突出个性和情致,在"形"上要求"像与不不像之间",类似于诗的"有我之境"。同时,李长庚先生的山水画注重"意境结合",做到了"感情"与"形象"的高度结合,进而达到了"情景交融"、"物我协调"、"天人合一"的"自然"境界,颇合老子"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语见《道德经》第二十一章。大意即:最高的道德形态,是彻底顺从道。道作为存在物,完全是恍恍惚惚的。恍惚之中有形象,恍惚之中有实在。在他的深远幽暗中,有一个精神存在著。这个精神至真至切,充满了信实)之道义。
纵观李长庚先生之山水画作品,笔者发现他所创作的山水画作品,画域开阔,气势恢宏,造势雄伟,跌宕遒丽。力达"气"、"势"、"意"、"境"之贯通。故而,颇受读者和收藏者的喜爱。
文章转载网络,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本平台,署名版权作者。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