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地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彭崇谷《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诗词发展史》

点击数:6592017-06-12 16:28:38

       

          彭崇谷,1954年生,著名诗人、赋作家、书法家、画家。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顾问、湖南省诗词协会会长、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湖南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导师、湖南省企业文化促进会执行会长、湖南省湘江书画院特邀顾问。其诗词联赋书法大气磅礴,激情奔放。其作品先后被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文化报、人民美术报、国际日报、香港大公报、中国作家、名作欣赏等国内外40余种报纸,专业书籍杂志刊登。已出版诗集和书法专辑四本。全国有长白山、衡山等30余处名川大山有他的诗、赋、联、词书法刻石立碑。他撰文《三江源赋》被编进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大学语文】教材,《湘江赋》及十二生肖书法被中华书局编入《中华文化基础教材》。他的画清秀简练,构图别致,立意超凡脱俗,境界高远,充满诗情雅趣。其书法雄浑而刚劲、灵动而神飞,十二生肖书法形神兼备,为千古绝笔,已在新闻出版局登记版权,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赛而获奖。文化部为他出版书法个人专辑,并聘为特邀艺术家。


                                      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诗词发展史

文/彭崇谷


我们知道,人之所以区别于其它动物是因为人有思维、有喜怒哀乐情感和善于用语言文字来表达。人的喜怒哀乐发于声便可成原始之歌,用有节奏的韵律并用文字表达便成诗歌了。可以说原始的诗歌是人类与生而来的。我国第一部伟大的诗歌作品,当首推《诗经》,《诗经》的年代虽不能十分确定,但其中的诗歌距现在至少有三千多年了。经推算应是产生于周代。但在公元前1066年建立周朝之前,就有诗歌了。《诗经》以前的许许多多的古诗歌,大都收集在杨慎的《风雅逸篇》,冯讷的《风雅广逸》及《诗经》前集十卷《古逸》里。其中神农时代有《蜡辞》;黄帝时代有《弹歌》,《有焱氏颂》,《游海诗》;少昊时有《皇娥歌》,《白帝子歌》;唐尧时有《击壤歌》,《康衢谣》,虞舜时有《卿云歌》《南风歌》,夏代有《涂山歌》《五子歌》,《夏人歌》;商代有,《盘铭》,《桑林祷谇》,《商铭》等。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期大约五百多年间的诗歌三百零五篇。到了战国时期,伟大爱国诗人屈原运用今两湖一带楚地的文学样式、方言声韵,以叙写楚地的山川人物,历史风情为题材,创造了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另一种诗体楚辞。屈原以后,经人仿作,汉初搜集,至刘向辑录,在公元前26年至前6年编辑成《楚辞》一书。《楚辞》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浪漫主义文学的诗歌总集。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运的影响。到了唐代,诗人们在总结提升前人的创作经验和汉字特点的基础上,利用字声的平仄构建诗的韵律,采用五言、七言的字数和使用对隅的语句形式构建诗篇,这就产生了律诗、绝句这种格律诗。如此人们把唐以前的诗体叫做古体诗,自唐以后产生的这种格律诗叫近体诗。


格律诗的出现并随着李白杜甫这批响彻环宇的诗坛巨匠的问世,把我国的诗歌又一次推向了文学艺术的巅峰,使中华文化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光彩。唐以后、人们又创造出了宋词,元曲这些新的诗歌体裁。一直至一九一六年以前的各种体裁的诗歌,包括唐诗宋词元曲,我们称之为旧体诗词或传统诗词。一九一六年随着五四运动对旧文化的批判对新文化的提倡,胡适发表了一首白话自由体新诗,此后这种自由体新诗经过刘半农、俞平伯等一些文化名人的推广迅速发展,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立四新运动,使传统诗词再次被打压。但即使旧体诗词在被打压期间,正如诗界老前辈钱理群先生所言,“尽管旧体诗词写作已经边缘化、但它也没有按进化论观点所预言的那样,完全遭淘汰,被新诗所替代。而且也不仅是一种旧的残余,而是按照自身的特点在不停地发展着”。


这期间一些原极力推崇写新体诗的文化名人又转过来写古体诗。如被称为新文化运动旗手的鲁讯1932年10月12日应柳亚子之请作诗《自嘲》并书法以赠。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特别是毛泽东,正是在旧体诗被冷谈的这几十年间,创作了近百首振撼中外的旧体诗词佳作,他在《沁园春·长沙》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在《沁园春·雪》中用“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娇,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言壮语,把豪放大气的诗风推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难来者的境界。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这种旧体诗边缘化的局面很快就峰回路转,传统诗词由于自身那旺盛的生命力正如白居易的一首诗形容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特别是一九七六年以后,正如著名诗家施议对先生所说,传统诗词不再是一条虫,而是一条龙,不是见龙在田,而是飞龙九天。


这里用个数据可以说明这个问题。据说2014年主要刊登新诗的《诗刊》发行量从鼎盛时期的五十四万多份下降到三万余份,而以刊登传统诗词为主要内容的《中华诗词》的发行量却从最初的几千份增长到两万五千份,且以每年三千份的数量增长,并发行到五大洲。有人略作估算,现在全国热爱并创作古体诗词的有三四百万人。所以古体诗词发展真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之势。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新时代的中央高层领导也特别喜爱传统诗词并重视其工作。1996年12月16日,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第六次全国文代会和第五次全国作代会上明确指出:“中华民族,是以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为人类文明画廊增加辉煌的民族,是产生了屈原、李白、杜甫、关汉卿、曹雪芹这些世界文化名人的民族,……无比丰厚的精神遗产,与先驱们的英名连在一起的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特别是革命文艺传统,是中国社会主义文化的巨大宝藏”。江泽民这一论断明确肯定了传统诗词在民族文化发展中的主导地位。江泽民自己也利用业时间创作了不少传统诗词。如他登上黄山即兴作诗曰“遥望天都倚客松,莲花始信两飞峰。且持梦笔书奇景,日破云涛万里红”。时任国务院总理朱熔基一方面采取措施改善全国群众性诗词组织中华诗词学会的物质条件,一方面积极创作传统诗词,他回湖南视察时创作了《重访湘西有感并怀洞庭湖区》“湘西一梦六十年,故地依稀别有天。吉首学中多俊彦,张家界顶有神仙。熙熙新市人兴旺,濯濯童山意怏然。浩浩荡荡何日现,葱茏不见梦难圆“。尤其使我们高兴的是,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对弘扬传统诗词情有独钟。他在谈到弘扬传统文化的重要性时明确指出,“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孑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习近平同志这段话有几层含义,首先他明确肯定我国古代经典诗词是中国化的代表和特征,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其次是指出否定传统诗词就是否定我们民族自身,是去中国化的愚蠢行为,是很悲哀的;再次是明确表示应大力弘扬传统诗词,使其嵌在学生脑子里,并成为中华文化的基因。不仅如此,习近平总书记还亲自创作传统诗词,1990年七月他重访兰考参观焦裕禄纪念馆时写了《念奴娇 · 追思焦裕禄》“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逐了平生意。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这首诗最早发表于一九九0年七月十六日《福州晚报》,党的十八大席近平同志任总书记后再次发表。这不仅体现了席总书记对焦裕禄精神的推介,也充分说明了他对古体诗词的肯定与推崇。


以上充分说明,中国传统诗词与中华民族是同生同荣的,它是中华民族延续千秋万代不可舍弃的文化遗传因素。 


(本文节选自《传统诗词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

(作者:彭崇谷,系著名诗人、辞赋家,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湖南省诗词协会会长等。)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